36崩断的那根弦

小说:瞄准 作者:雪莱棕
    “你居然逃课?”
    庆绮绀发来的消息她磨蹭了好一会儿才看,她当然知道下节课是超级凶的地理老师。
    入冬后枯黄凋零的枝桠看得吉音青心烦意乱。
    “我……不太舒服。”
    潦草打发掉好友,她将头埋在膝盖上,心口的热血冷淡下去。
    吉音青和明亚灰的矛盾生长在沙土里。
    相互间的刻薄旁人看来或许是不可调和,于他们而言,却是独特的嬉闹。浑身长满尖刺的人,总该遇上另一个长满尖刺的,才好将利刃磕掉。
    划开皮肤留下的伤口比起尖刺生长时的痛算不得什么。
    她从温暖的教室里逃命似的一路跑出来,拜托寒冷空气替她降温,物理意义上的冷静,全都拜她妈所赐。
    “连着几个周末温博都没来找你?”厨房中锅碗的声音磕碰得厉害,但再尖锐也不如她听见的下一句话:“你就不会去找他?”
    “为什么是我一直去找他?我是他的跟班还是人形挂件?”
    “哟,你倒是恼了。”
    吉音青横眉怒目的脸放在茹凡女士面前,更像是一只被逗恼了的小猫,此刻正炸着毛,可笑。
    她总觉得自己上辈子是欠她妈太多,这辈子才被安排来当茹凡的女儿。
    全力顺从母亲的要求,全盘接受她表面和善实则怪异的脾气,自己活得跟个木偶娃娃,线交到母亲手中。
    “有这脾气不如花心思在温宛苍身上。这都叁年了,我看你俩关系也没亲近多少。”
    母亲将手中控制姿势的线拽得越来越紧,终会有绷断的时候。
    吉音青甩下脸色,锁上房门。
    气都气饱了,哪里还顾得上吃饭?
    即便她都躲进自己的避难所,仍能听见门外追来的阴阳怪气。
    “我辛辛苦苦做饭,你想不吃就不吃了?还没进温家门,就开始摆温家谱了?”
    吉音青头痛欲裂。
    囤积太久的泪水不受控制染满了枕头。
    撺掇女儿去温家显眼的人是她,讥讽女儿掐不准温博的人是她,冷呵女儿不够卑微的亦是她。
    而她不过是个未满十六的少女,心里弯弯绕绕再多,哪里能多过母亲?
    僻静的小花园里只有冷风擦过枝桠的声音,吉音青干涸的眼角流不出更多水。她在地上蹲得有些麻了,起身时伴随着眩晕,险些栽倒在地。
    恍惚间她倚进温暖中,待视线清晰,看清来人。
    “明亚灰,你怎么在这?”她飘渺得像一缕魂,稍不注意便会随风而去。
    “这该是我问的。”明亚灰双手环着她,却未收紧,尽量维持着距离。
    他留着空隙,松垮手臂,随时准备好被吉音青推开,但是迟迟未等到。
    吉音青靠在他胸前,眼皮懒懒的垂着,气若游丝。
    “你也逃课了。”
    显而易见。明亚灰撇撇嘴。
    这算是他们间最克制的身体接触,亦是吉音青第一次不排斥的近距离。
    他本就有意找她,去往班级教室扫过一眼发现座位上无人,还特地去了趟医务室。
    万一留她和伊卉独处,很难将宝压在不出事上。不过显然他对于这方面的担心是多余的。
    吉音青蹲在花园中独自排解情绪,他寻到时,第一反应是走过去,而肢体却将自己藏在亭子后面。
    少女神伤的惨白面颊令他揪心。
    可随即,他想到吉音青的低落可能源于温博,他又开始和自己过不去的烦躁。
    一通自我博弈,好在他最后克制住了。
    他不太想打扰吉音青,所以只是见她快摔倒时,上去扶了一把。
    见义勇为罢了。
    “我好像有点理解你为什么总是跟温博过不去了。”
    提起温博的名字,明亚灰难得表现出淡漠的神情,不同于往日的一点就着。吉音青有一点惊讶,随即想换个话题。
    她在主题馆筹备期间给庆绮绀帮忙,也从她口中听来太多关于明亚灰的事。
    他从初中进入幸月开始,脾气差,以自我为中心极度任性,这些众人皆知,肯主动亲近他的人少之又少。郑乐宏算是其中一个,两人称兄道弟当然有家里的因素,但他们一开始并非能和谐相处。
    自甘堕落这个词,并不能形容初一期末考试成绩排进年级前五十的明亚灰。那时候圣宁集团内部变动很大,他的父亲时常需出差,常年不着家。
    少年的寂寞并不会让行走的脚步变偏执,直到某天回家,他打开门看见一地狼藉,从玄关处散乱一地的鞋子开始,家中各种物件被砸稀碎。
    父亲与母亲扭打在一处。
    “给你发聊骚信息的贱人是谁?!”
    他心中负责有担当的父亲形象轰然倒塌。
    闹剧最后以开除助理作为句点。父母分居一段时日,各方亲戚来劝,才又团聚在这个家里。
    也只有表面上的团聚了。
    “你是不知道,乐宏哥和明学长当年互殴骨折住院,俩人被捆得跟木乃伊似的,拄拐杖都要去对方病房里继续。现在关系这么好,实在不太懂他俩是怎么和好的。”
    也许这就是作为自我的复杂性,吉音青表示能理解。她和明亚灰的关系亦是如此,一开始何止是针尖对麦芒。
    “圣诞节……你有什么打算?”
    吉音青头顶嗡嗡落下声响。她又想起母亲催促的话语,倒是一点情绪起伏也不剩,只是一件被分配且必须完成的任务罢了。
    “我打算去找你不喜欢的那个人过。”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肉狗小说,小说,好看的小说,免费小说推荐
版权所有 https://www.rougou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gou1.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