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上的比分越发焦灼,在球场上挥汗的少年仿佛觉察到了什么,在传球的瞬间往她这边看来。
    夏枳握瓶的手顿了顿,就见他飞快转身跟上队友的步伐,紧抿的唇角勾起像是在那一瞬间冲破了阴霾。
    一个又一个球进框,原惑摆出了自认为最潇洒的姿态往刚才夏枳在的地方看去,哪成想那边空空如也,连一个影子都不见。
    “惑哥,咱们先打完呗···”
    江临仿佛姿态哄他,见他阴鸷的眼神缩了缩脖子瞬间把接下去准备说的话咽了下去。
    球赛落幕,江临喘着粗气给原惑扔了瓶水。
    那些手里拿着冰冷矿泉水的女生蠢蠢欲动。
    原惑随手从扔在地上的包里拿出外套披在身上,看也没看那些围观人群一眼从另一边无人的地方跑了出去。
    他要去找那个原本该为他送上水的人,他要问她为什么走了,明明都已经看见他了。
    高额运动过后喉间干的干的像是要裂开,原惑舔了舔干涸的唇瓣,一点湿润也没有。
    楼梯一层层往上,大部分学生都溜了出去,只有那群书呆子还握着笔在认真写卷子。
    原惑想她应该也是如此,想起了没写的作业或是什么。
    可他没想到,那一幕快要让他目眦欲裂。
    那本该属于他的水现在在另一个人手上,她笑得那样美好。
    从球场追来的他仿佛是个跳脚的小丑,他不明白为什么,是他不够好?
    明明她曾经对他这么好,为什么都变了?
    原惑连上前质问的勇气都没有,躲在暗处眼睁睁看着两人走远。
    心胀的发痛,原惑连迈腿的力气都没有,顺着墙角坐在地上。
    江临的电话打进,原惑接通后才发现自己嗓子哑到说不出话来。
    “我的哥,你咋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的···”
    江临看着眼前衣冠不整,狼狈到蹲坐在地上的少年。
    原惑扯下湿透了的发带,那里侧偷偷印着一颗草莓。
    发带落在地上,少年由人扶着下楼。
    “回去?”江临问的小心翼翼。
    原惑摇了摇头,双手发颤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去酒吧。”
    “哥酒吧下午不营业。”
    “老子有钱它就得开门。”
    江临哭笑不得,喊来秦之扬一起翘课。
    他也不知道他惑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在那块地方必定是与夏枳有关系的。
    夏枳看着乖巧,却没想到对他惑哥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临近放学,几个同样来寻快乐的老熟人出现,其中就有夏枳的同桌——唐月梨。
    唐月梨是没想到,自从被扣了零花钱许久不出来玩,一来就能看见原惑出现在这里。
    他那桌坐满了人,除了江临几个眼熟的其余的一概都是生面孔。
    唐月梨扯着同伴偷偷隐在暗处,只见一个化着浓妆的女人端着酒杯上身往原惑那边倾。
    他面前摆满了空酒杯,神情看起来也不甚清醒。
    唐月梨赶紧发了个位置给夏枳,心口跳的厉害。
    电视剧里的捉奸场面居然轮到她了!虽然她可能只是主角旁边的闺蜜,但是狗血重度沉迷患者唐月梨只觉得热血沸腾。
    夏枳收到唐月梨发来的消息时正在交代护工阿姨一些繁琐的小事,奶奶在病床上咿咿呀呀的听着戏曲频道。
    “奶我出去一下。”
    “行,你晚上也不用过来了,我自己能行。你回家好好休息,省得白天上课想睡觉。”
    夏枳没应答,背着书包走了出去。
    唐月梨算是她唯一的一个朋友,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而此刻唐月梨发来的消息除了一个定位再没别的,夏枳有些担心,叫了辆车就直奔目的地。哪能想到酒吧内嘈杂的舞曲和人声让唐月梨一点儿都没注意到包里的手机。
    她全部的注意力全在原惑那一桌。
    她看见原惑皱着眉推开献酒的那人,娇柔做作的女人杯子斜倾,那酒水顺着她露出的乳沟而下。
    唐月梨气得快要把沙发抓破,幸好原惑看都没看那人一眼甚至非常嫌弃的往旁边挪了一点。
    “不愧是你。”唐月梨偷偷为原惑点了个赞。
    不过若是他是另外的反应,那她别说给他点赞了,说不准已经拎着酒瓶去取他的项上狗头了。
    夏枳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唐月梨发来的地点。
    ————————
    唐月梨:最佳助攻没我真不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肉狗小说,小说,好看的小说,免费小说推荐
版权所有 https://www.rougou1.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ad#rougou1.com